秒章节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没有了

第175章 初恋阿玉哥回归上清竟不是玉颜(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猛地一股吸力将我从床上扯坐了起来,那人并指施法点在我的眉心,正欲往下进行些什么……

莫名一阵强劲的飓风自我身后掀过来,强行打断了那人指尖的法术,那人闷哼一声,喷了口什么东西,仿若是被人给重伤了。

“我靠!龙祖的白龙鳞!这家伙怎么阴魂不散的,我家娘娘身上怎么会有他的东西!等等!刚才,不会真是他吧?爷、又来迟了?!我#@¥%!”

“呼,镇定、镇定,我要镇定!我月卿从太古时期活到现在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吾乃魔界四公子之首,魔祖身边最得力的干架,打过狗天君干过火麒麟,拔过凤凰毛扯过龙王鳞,爷怕什么龙祖,今天就算是他龙祖站在爷的跟前,爷也照样能把娘娘扛走谁都拦不住!”

“可是有这玩意儿挂在我家娘娘脖子上,我不好下手啊……那家伙不会已经认出我家娘娘了吧?!”

男人碎碎念叨着发牢骚,突然一道稚嫩的孩童声出现在了男人背后。

“月卿公子!”

男人吓得一抖:“我去……你、你是,小人参?!灵梳丫头!”

孩童嘿嘿一笑:“对呀对呀,就是人家!我老远看见你的背影一眼就认出你了,我还以为前几千年月卿大人找不到主人,就死心回魔界了呢!”

“哪有,一天找不到我家娘娘我就一天不会离开尘世!哎,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了?你之前不是在那什么鸟族做公主吗?你养父养母呢?

你找到九娘娘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要不是除夕那夜我在鬼市误打误撞碰见了她,在她身上觅到了元仪宓月花的气息,我可能还要在人间多绕好几个圈子!”

“哎,月卿公子你别骂我了,你看我这可怜模样……还怎么给你通风报信。当年我历劫未成,是被父君母后给捡回去了,也的确当了千年的鹊族公主。

但后来,我父君母后全被仇家杀了,我全族,都被灭口了,再后来……

我吃了很多苦,血流尽而亡,也许是因为身上有主人灵力庇佑的原因,我死后魂魄按着妖族的规矩进了冥界,入了轮回,然后这辈子才刚开始呢,我就挂掉了……

我的骨灰也没有了,所以我没法长大……就小小的一只,灵力也恢复不了,没法联系你。”

“那你是怎么、找到九娘娘的?”

“误打误撞呗!一不小心就找到了,刚开始我并没有认出她,后来有一次,她心脏病发作,我想过去看看她,结果在她身上察觉到了那个鼎的力量。

我不放心,又用当年上清哥哥交给我的灵珠试了试,果然那珠子一靠近碧落姐姐就亮,我这才晓得碧落姐姐就是主人的转世!”

“上清……龙祖他也下凡了?!”

小姑娘天真无邪的嗯嗯两声:“现在是姐夫哦。”

男人闪到舌头:“姐夫?!她俩不会已经……”

小姑娘:“嗯呐!姐姐和姐夫已经……已经、生、嗯,叫什么来着。”

男人失望透顶:“生米煮成熟饭?”

“啊对对对!”

“……苍天啊,又来晚了!那,龙祖知道娘娘的真实身份么?”

“上清哥哥还不知道姐姐就是主人,姐姐也不知道上清哥哥是龙不是蛇,上清哥哥和碧落姐姐都不知道我是小人参,但我已经知道他们的全部底细了!”

“聪明!我们魔界的人就是比他们那些冰块脸的神仙机智!”

“所以月卿公子你现在出现,是打算带碧落姐姐走么?”

“原本是这个想法!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

男人激动:“你说为什么?她身上又是龙鳞又是凌霄珠的,我敢碰吗,我要是碰了龙祖不得立即现身揍我啊!”

女娃嘻嘻笑着:“那刚刚月卿公子还自言自语地说自己不怕上清哥哥……”

“我、我精神上是不怕的!”

“哈哈哈哈。”

“不过本公子刚才仔细想了下,还是把娘娘留在龙祖身边比较安全,娘娘现在没有前世的记忆,又加上她体内震着那东西……

早两个月本公子也得到了天界派遣重量级尊神到人间毁灭一样上古凶器的消息,彼时本公子没想到他们说的就是那只鼎,现在看起来,龙祖就是天界派下来办事的人。

按着天界的一贯行事作风,消灭那只鼎,必然会同时弄死封印鼎的那个人……

娘娘当年办这事办得隐晦,天界虽然知道鼎是被娘娘封印的,娘娘也因此丢掉了性命,却不知,娘娘是如何封印的鼎,他们不知娘娘为了压制这东西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自然也不知道身怀上古凶器的人,就是娘娘……

时过境迁,太多年了,连上清龙祖都认不出娘娘了,更遑论那些后辈天神。

本公子猜想,龙祖这次下凡,是灭口的,主要任务就是杀了娘娘。

但是,他没动手,方才我还见到他用自己的元神之力为娘娘压制那些戾气,他为了娘娘,竟冒了走火入魔的风险来保娘娘,是动了真情无疑。

龙祖爱上了娘娘,以他的性格,约莫现在早将天界交给他的任务抛之脑后了,他会护好娘娘的。

本公子的这丁点修为较他而言,差得远了,那只鼎的力量在慢慢觉醒,本公子根本控制不住它,此时带走娘娘,助娘娘恢复前世记忆,娘娘也暂时无法归位,且没了龙祖的拼命保护,娘娘被鼎吞噬神智的风险会更大。

这个做法,对娘娘有利无害,倒不如将娘娘留在龙祖身边,至少龙祖能压住那鼎的威力,能保娘娘一时半会不出差错……待到合适时机,本公子再告诉娘娘,她的真实身份也不迟。”

“那月卿公子你不抢主人了?你不是暗恋主人吗?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和上清哥哥一决雌雄!”

“我打你!一决雌雄个鬼!从前我想抢娘娘,是因为怕天界与龙祖给娘娘委屈受!龙祖对娘娘的态度又一直不明确,所以我才想争取一把……

现在人家龙祖都为了娘娘做到这份上了,与龙祖在一起又是娘娘多年的执念,现在娘娘好不容易如愿以偿了,我再去横插一脚岂不是在伤害娘娘破坏人家两口子的感情!

我不能这么自私,一时贪心,就毁了娘娘一生幸福!”

“可月卿公子你不是喜欢主人吗?喜欢一个人,真的这样轻易就能放下?”

“我喜欢她,是想待她好,我放手,也是想她好。这么多年我早就看透红尘了……只要她回来就好,我不想失去她……况且,谁说她有男人了我就不能保护她了?我依旧能对她好,但她的未来,一定比我想象中的,过得更好。”

“就不会有一丁点的失落么?心底空落落的……”

“小人参啊,你还小,不懂这世间的七情六欲!等你再长大些,遇见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了,或许就悟了!”

“喜欢一个心里有别人的人,最好的处理方式,只有放手吗?”

“差不多啦!对了,我得设法找个好时机助娘娘一把!娘娘为龙祖付出这么多,总得让龙祖全部知道才行!嗳,你赶紧去把你的骨灰找回来!本公子好施法让你恢复原形,你现在这个模样……我看着怪别扭的!”

“唔……”

——

昏昏沉沉不知道究竟睡了多久,再朦胧有意识时,大黑那个王八蛋正扶着我的双肩使劲摇晃着我的身子,大喊大叫的强行把我从睡梦中唤醒过来:

“碧落妹子快醒醒啊!再不醒你男人就要把你闺蜜那罗给掐死了!他现在把人弄死简单,但是万一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狗东西害你夫妻之间产生嫌隙,那可就一点儿也不值当了!

那罗那个王八蛋虽说和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但她也挺不容易的,她做的一切也都是不得已而为之!要是杀了她,那些人借题发挥,你就是众矢之的了!

碧落妹子你都睡七天整了,再不醒过来那罗的小命就真要去见阎王爷了!碧落妹子!!”

我坐在床上被他摇得头昏脑涨,胃里翻江倒海的,要是再不出声让他停下来,我下一秒真就得当场吐出来。

“别晃了,别晃了!”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眼前冒金光的难受无奈问:“什么借题发挥众矢之的,那罗怎么了?上清为什么要掐死那罗?”

大黑见我醒过来,眼前一亮,“碧落妹子你终于醒了!”

二话没说,拉起我就往房外带。

路上,他丝毫没有顾及我刚醒过来身体还虚弱着,一双老腿犹若灌铅,每一步都迈得极艰难,随时都有体力透支重心不稳腿软一头摔下去的可能,火急火燎地拽着我一步比一步迈得快,还在赶路的过程中言简意赅地向我解释了一下我昏睡这几天家里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七天前你在冥界和陛下一起跨年过节,次日晚上不知怎么回事就旧病复发,心痛晕了过去,期间还吐了不少血,陛下坐在你的床边帮你擦一口你呕一口,模样看着特别吓人。

好在后来是撑过去了,只是接连七天,你都在昏迷。这七天陛下一直都在找那罗算账,今天那罗倒霉被陛下揪住了,陛下一时怒火攻心扬言定要掐死那罗才能一泄心头恨意。

陛下现在已经丧失理智了,惹他生气的后果很严重,我是劝不动他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碧落妹子你了!那罗的生死,就掌控在你手里了!”

这段话,从头至尾都没有告诉我那罗究竟是怎么招惹到上清了,才把上清气得对她动粗动真格,偏要掐死她才泄愤……

我家的这位蛇仙大人本来就不是爱好喊打喊杀,动不动就草菅人命的那种神。

可无论我怎么追问大黑原因,大黑都回答得含糊其辞,半晌说不出来一个有用的字,后来把他逼急了,他索性叫我不要问了,说什么反正迟早会知道,现在还不是让我清楚一切的最好时机,我要是想知道具体原因,就去问上清好了。

他这么一说……

我心里就有谱了。

大黑拽着虚弱的我,连跑了十几分钟才在离家好几里外的一片杨树林子里找到上清与那罗的身影……

彼时的树林那头,狂风阵阵,落叶盘飞,旋沙走石,一袭深青古袍的上清抬掌一道灵力击向身穿黑色紧身开叉露腿裙的那罗……

我惊慌得刚要张嘴,却诧异发现,那罗竟然肩头一偏,身影一晃,侧身将那道灵力躲闪过去了。

她,能躲开上清的仙术攻击?

还真是有问题!

问题不小!

“我早就说过,我也是被逼无奈,你有本事打他们去啊!你欺负我算什么本事,有胆量等落落清醒了咱们再决一死战!”

“你觉得,本座还会给你见本座娘子的机会么?!”

话音刚落,上清便猛地一挥广袖,一个瞬间挪移出现在了那罗跟前,不等她回神,倏然一掌就击在了她的胸口上,将她生生拍飞了出去

……

我哽住,“那、”

然而上清并没有这么简单就放过了她,不等她飞出去身体摔倒在地,上清便又一道灵力将她收了回来,抬手,精准无误的掐住了那罗的脖子,满身杀意的恶狠狠道:

“本座早就警告过你这样做的下场!若本座当晚没有同她在一起,你们是不是打算悄无声息的解决掉她?一群满嘴仁义道德的无耻宵小,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佛面蛇心,说的便是尔等!

不给尔等点颜色瞧瞧,真当本座是摆设了,本座今天就,杀一儆百!”

说完,骨节分明的手指猛一收。

那罗顿时脸色一紫,被掐的痛苦拧眉,喘息不得,也喊不出声……

“放、放……”

悬空的双脚在地面上摇晃,越挣扎,她越痛苦……

上清这会子是真的丝毫不带怜香惜玉,玉指愈抓愈紧,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把那罗掐的翻白眼了。

大黑见状急了:“碧落……”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没给大黑多浪费口舌的机会,我就提着薄红裙摆小跑上前了几步,焦急的呼唤上清,阻止他做傻事:“清清、上清!”

这次的病势来得有些凶猛,我都躺七天了,再醒过来依旧是连多喊两个字都会胸闷大喘气。

听见我的声音,背对着我的上清怔了一下。

随即果断扔了手里的那罗,转身,忧心瞧了我一眼,发现我身上只穿了件薄薄的贴身里裙,赶忙大步流星的向我迎了过来……

脱掉自己的厚重外袍,他赶过来将衣物罩在了我的身上,心疼地把我裹紧,收进怀中保暖。

拧眉怒气未消的兴师问罪:“文玉你滚过来!谁允许你将本座娘子带到这地方来的!你也想死么!她穿的这样单薄,外面天又寒,若她病上加病,有个什么差池,本座定要你好看!”

身后的大黑吓得声音都哆嗦了:“陛、陛下息怒,小狐也是、也是……”

我仗义的接过大黑的话,可怜巴巴的昂头看他:“是我清醒过来看不见你,心里发慌害怕,逼着大黑带我来找你的,你凶大黑干什么。我难受死了,你不在身边我更心慌睡不着觉,你刚才又在干嘛?你欺负那罗了?”

瞥了眼摔在地上惊魂未定的那罗,我刚想和那罗说话,那罗就心虚的别过头,不敢再看我。

上清听完我的话,冰冷的眸光柔下了几分,舍不得对我发火,只好搂紧我耐心哄着:“本座没有凶……也没欺负任何人,本座,只是在收拾一只妄想和本座较劲的狼狗。”

边说,还意味深长的觑了眼那罗。

把那罗比喻成狼狗……

有点无情!

我不愿再让现场情况继续僵持下去,就往他怀里蹭了蹭,厚着脸皮向他撒娇:“上清,我心口疼,还冷,想回家……”

“现在知道又疼又冷了?出门的时候怎么不记得多穿几件衣服?嗯?”他拿我无计可施的怜爱刮了下我鼻子。

我瘪嘴:“那还不是着急想见你……”

他向来最承受不了我这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心疼的叹口气,尔后宠爱的把我打横抱起来,消了怒火,满眸温存的凝望我,顺从说:“好,娘子怎样,都好。本座带娘子回家。”

我趴在他怀里开心点点头,暗中,却是默默将提起的心放回了肚子里,“嗯,我们回家。”

果然哄他这种事,还是得我出马。

没走几步路,小阮阮忽然风风火火的也找过来了。

“上清哥哥碧落姐姐,有事有事有事!”

清抱着我,不耐烦的看着冲过来正掐腰大口呼吸的傻孩子小阮阮,冷冷问:“什么事?说!”

傻孩子指了指家的方向,努力稳住嗓音,字句连贯却口齿不太清的说:“有人来咱家了,是个白衣服的、和上清哥哥一样的古代神仙!他说他是来找碧落姐姐的!”

“找我?”我精神不太好的好奇皱眉头,昂头和上清相视一眼:“我除了你,还认识旁的古代神仙吗?”

上清眸色黯了黯,问下去:“可有说别的?”

小阮阮一个劲的点头,慌忙道:“他说,他叫玉颜,是碧落姐姐小时候的阿玉哥哥!”

“玉颜……”我诧异的同时,也清晰的感觉到,上清的身子震了一下。

阿玉哥哥回来了……

那上清,又是谁?

蛇君新娘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