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章节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 271 章(反抢仙盗...)(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以蛟龙现在的级别, 收拾起一群仙盗来,十分轻松。

它将所有的仙盗都打趴,庞大的身躯神气地盘踞在半空, 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 桀骜睥睨,完美地向仙盗展现它的强大。

虽然面对厉引危时它很怂,但关键时候,蛟龙还是很可靠的。

“蛟兄真厉害!”燕同归不吝啬地夸着,“多谢蛟兄, 我给你做二十条烤鱼。”

蛟龙被他夸得无比舒心,尾巴朝他点了点, 表示二十条烤鱼它收下了, 不许耍赖。

燕同归从灵阵出来, 开始扒这群仙盗身上的东西。

这些仙盗都被蛟龙打得半死不活,大部分已经晕死过去,只有几人维持清醒, 只是虽然清醒,意识仍是有些昏沉。

燕同归就像个周扒皮, 扒完仙盗的储物戒, 然后扒他们身上的法器, 扒完法器,连他们的法衣都不放过, 只留了条裤衩给他们。

虽然种族不同,但它也知道人修是要穿衣服的, 否则实在不雅观。

幸好, 燕同归只扒那些男修的衣物,女修倒是没扒, 让那些女修醒来后没有那般羞愤。

将扒下来的东西往灵阵里一扔,燕同归就没再管,继续回到灵阵去练习驭虫,和噬雷虫一点一点地磨合。

厉引危布置灵阵时,在他们身上打入了灵阵的钥匙,让他们可以自由进出,不受阻碍。

蛟龙用尾巴推了推燕同归,问他为何要扒这些仙盗的衣服?

“省得他们跑掉了。”燕同归理直气壮地说。

蛟龙表示,有它在,他们是跑不掉的,他这理由不成立。

燕同归只好如实道:“他们身上的血孽之气很重,显然杀过不少人,要不是这次有你,只怕我也要被他们杀了……”

面对恶意,他的做法就是狠狠地打回去。

虽然不算是自己打回去的,不过抢了他们的东西也算是报仇的一种嘛。

它进入人修的世界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思维方式仍是维持着妖兽特有的,还是当初弯月峡中那条地下暗河里的蛟蛇,本质比较天真单纯,否则也不会因为燕同归几条烤鱼就和他称兄道弟,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仙盗们受伤颇重,加上没能得到救治,只能一直躺在地上挺尸。

他们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时,不禁有些庆幸,觉得阆吾剑尊新收的这弟子应该是刚进观云宗不久,还没有被那群剑修薰陶,没有学到剑修的杀伐果决,倒是个心慈手软的。

“他们醒了,你去拍晕他们,别让他们醒来。”燕同归吩咐蛟龙。

他和噬雷虫练习时需要引来天雷,被这些人看到可不好,虽然他们已经注定是死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至于为何现在不动手杀这些人,那是因为要等姬透和厉引危回来,让他们先查过这些仙盗的身份再动手也不迟。

蛟龙一尾巴过去,这群刚醒来的仙盗又被拍晕。

起初它没有控制好力量,不小心将一个化神期的仙盗拍死了,让它很是心虚,赶紧用尾巴在旁挖个洞,将尸体丢进去埋了。

看它这熟练的挖坑埋尸的举动,燕同归顿时满脸怀疑,“蛟兄,你先前挖坑,不会是想埋我吧?”

蛟龙摇头摆尾,它没有,它不是,它是会干这种事的蛟吗?

蛟龙表示,要是它说谎,就少吃一条烤鱼。

燕同归顿时确定,它果然说谎,要是没说谎,肯定会说少吃十条,这才少吃一条,顶什么事啊?

他顿时怨气冲天,“还是不是兄弟了?”

蛟龙赶紧飞走,表示去其他地方看看,让他有事就叫自己,跑得那叫一个快。

接下来的日子,这群仙盗在昏迷和清醒之间徘徊,每次刚清醒,就被蛟龙打晕,清醒的时间维持不到几息时间,心里十分憋屈。

以往只有他们让别人憋屈,几时自己如此憋屈过?

他们心里杀意凛然,可惜打不过,只能继续屈辱地憋着……

仙盗们也不知道自己在昏迷和清醒之中渡过了多长时间,直到他们再次恢复意识,听到一道清悦柔和的女声。

“不知道,他们乘坐一艘小型的星灵舟,突然就来到这里,刚到时还要杀我呢,幸好有蛟兄在……”燕同归告状告得十分利索。

燕同归点头,指着被他丢在灵阵角落里的那堆东西,“姬师姐,他们的东西都在这里,你和厉师兄过来看看有什么,我不方便看。”

万一看到什么好东西,他一个激动往自己的储物戒里塞,到时候死的可能是自己。

为了让自己清心寡欲,不起贪念,直接眼不见为净。

姬透表示理解,没去管那些半死不活的仙盗,和厉引危一起去翻那些东西。

只是,看到连法衣都有,她一言难尽,“你怎么将他们的衣服都扒下来?”

“我是看这法衣质量挺好的……”燕同归尴尬地笑了下,“要是拿去当铺,也能换一些灵石吧?”

蛟龙顿时生气了,明明先前说得那般冠冕堂皇的,原来不是报复,而是想拿人家的法衣去当了换灵石。

燕同归理直气壮地说:“也是报复啊,当然灵石也很重要,姬师姐现在可是要养我们几个,总不能一直都要她出灵石吧?”

虽然姬透不缺灵石,可他们也不能理直气壮地一直啃她吧?这和凡人界那些啃老的不孝子孙有什么区别?

每次出现分歧时,蛟龙总是吵不过能言善辩的人修,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它想了想,觉得燕同归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虽然空间里的灵石不少,还有一条灵石脉,可若是供他们几个修炼,灵气会越来越少,确实不能一直依靠姬透。

因燕同归这一通诡辩,导致蛟龙的想法和行为发生了极大的偏差。

姬透和厉引危听着这一人一蛟的争吵,约莫能明白当时的情况。

那些法衣便罢了,姬透和厉引危一起查看仙盗的储物戒,不仅有储物戒,还有三个储物镯。储物镯的空间比储物戒要大,这种空间储存物品,一般都是月级大月陆那边的修士使用的多,星级大陆以储物戒为主。

姬透目光微沉,猜测这些仙盗的来厉。

他们若不是来自月级大陆,便是去过月级大陆,或者两者皆有可能。

三个储物镯,其中一个储物镯里有一艘小型的星灵舟。

这艘星灵舟的规模不大,和星界商行那种动辄能搭乘近万人的大型星灵舟不同,它只能搭载五十人以下。

姬透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星灵舟是唯一能在空间通道安全穿梭的法器,星级大陆除了星界商行外,各宗门虽然也有储备,但数量极少,就算是他们这些阆吾剑尊的弟子,尚无法随时给他们配一艘,方便他们在各个大陆间穿梭。

听说就算是月级大陆,星灵舟的价格也不便宜,不是寻常修士能购买的。

星界商行应该有月级大陆的背景,方能做起星灵舟的生意,世人都知道这点,但因星灵舟实在方便他们出行,没人会傻得去质疑。

姬透看过星灵舟,不禁又看向那些刚醒来就被蛟龙拍晕的仙盗,意识到这群仙盗的身份和他们刚才解决的那批仙盗不

同。

燕同归得知他们刚抄了一个仙盗的老巢时,不禁有些愣。

“姬师姐,厉师兄,你们这两个月,是专门去打仙盗的?”他纳闷地问,怀疑姬透来这里,莫不是真为了打击仙盗而来?

姬透难得有些尴尬,“这只是意外……”

她虽然听说这些边缘大陆碎片会有仙盗,但真没想到会遇上,只能算是那些仙盗倒霉,谁让他们潜伏在这一带,他们过去时,那些仙盗还胆大包天地来抢他们,只好将他们抄了。

正好也试试她现在的实力。

结果证明,她现在出窍中期的修为确实很强,这种强并不是战斗力,而是她的肉身,拥有堪比合体期的强悍。

甚至可能还强一些,连她自己现在都没测试出她的极限在何处。

那些仙盗,最强的合体期,最后被她一拳打爆。

回想那一幕,姬透仍是有些不可思议。

明明和大师兄交手时,她虽然没有输,可也能感觉到想打败大师兄不容易,怎地仙盗的合体期这么弱?感觉像是个假的合体期。

厉引危知道她的疑惑,可疑地沉默了下,方才道:“大师兄虽然只是出窍后期,但他是剑修,而且我们剑修也会注重淬炼肉身,加上他修炼的是无情道,他的实力可以与合体期媲美,甚至不少合体期还不一定打得过他,你会觉得大师兄难对付是正常的。”

厉引危虽然有很多天才的毛病,骄傲自我,从不轻易认输,但不会否认他人的优秀。

大师兄秦不渡在他心里,是师尊之下的第一人,曾经也是他要超越的目标,现在依然如此。

无情道的剑法更完美,宛若杀人机器,秦不渡的杀意被收敛在那副温柔的皮相下,很少有人能勘破,但不代表没有。

听完他的解释,姬透终于恍然。

接着自然是高兴了,自己越强,越能保护周围的人,虽然她是观云宗的小师妹,但她从小到大,责任感极强,也想要保护她的师兄师姐们。

燕同归不知道这些,好奇地问:“那些仙盗是什么来历?整体实力如何?你们对他们出手,会不会遭到其他仙盗的报复?”

要说星级大陆有一个不好的,便是仙盗太猖狂。

仙盗明目张胆地建立势力,而且仙盗之间好像还有某种联系,若是一个仙盗被人围剿,其他的仙盗团伙可能会想办法报复,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震慑,以免其他修士都跑来围剿仙盗,以为仙盗是好欺负的。

燕同归第一次听说这种事,只觉得这些仙盗太过猖狂。

偏偏仙盗这种存在是无法禁止的,甚至某些事不能在明面上办时,会有人特地伪装成仙盗,以仙盗的名义去办……

总之,这门道多得是,十分复杂。

姬透道:“他们是一个小型的仙盗团伙,没什么来历,实力最高的是一个合体期,人数在三十左右!至于会不会被报复,这我可不知道,我想应该不会,他们没这胆报复观云宗。”

最后这句话,她说得霸气无比。

说着她看向灵阵外那群半死不活的仙盗,“倒是这群仙盗,来历可能比较大。”

燕同归有些心虚地说:“所以我留着他们,等你们回来再看看要不要杀。”

“杀了!”厉引危冷冷地说,“留着作甚?”

燕同归瞅着他,觉得厉师兄仍是那般我行我素,解释道:“我这不是不确定他们的身份,由你们先查看看嘛。”

厉引危冷哼一声,“这群人血孽缠身,杀人如麻,就算大有来头,杀了也不可惜。”

修士能看得到

血孽之气,每个生灵身上都或多或少会有血孽之气,毕竟修仙一途,从来不是和平的,争夺是常事,再无欲无争的人,手里多少也会沾染人命。

只是像这群仙盗这般浑身血孽之气的还是比较少,由此可见这些仙盗的杀戮之重。

燕同归暗忖,这倒是符合厉师兄一惯的行事。

他也觉得这些仙盗身上的血孽之气太重,是以一开始就没想过让蛟龙放过他们,又不想和他们虚与委蛇,直接拍晕了事。

姬透和厉引危将仙盗的所有储物戒和储物镯都查看过一遍,没有找到与他们身份相关的有用东西。

不过,这些储物戒里的东西确实不少。

“他们到底抢了多少人啊?”燕同归不禁咋舌,同时想到一个发家致富的路,去抢仙盗。

姬透将所有的灵石都丢进一个储物镯里,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丢进另一个储物镯,剩下的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突然,厉引危捡起地上一块类似令牌的东西。

这东西入手沉甸甸的,像是一块金属令牌,黑色的底,一面是神秘的红色图纹,一面是一个古怪的兽首图案。

燕同归凑过来,看了看,问道:“厉师兄,这兽首好生奇怪,是什么妖兽?”

厉引危沉吟片刻,没有直接说明,而是将它递给姬透,“师姐,这令牌应该是钥匙之类的,你收好。”

姬透讶然,“真的?你有什么发现?”

厉引危摇头,“目前不确定,你先收起来,日后或许会有发现。”

见他说得神神秘秘的,姬透半信半疑,还是将它收起来。

将仙盗所有的东西都收起来后,姬透感觉确实发了一笔横财,看向那群仙盗的目光有些沉敛。

她亲自来到那老大面前,将他弄醒。

“你们是哪里的仙盗?来此地做甚?”

老大刚醒来,人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看到姬透时,他还没什么反应,直到厉引危、燕同归,以及蛟龙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顿时一惊。

仙盗老大也知道他们这次栽在这里,而且栽得不轻。

他的嘴巴蠕动了下,说道:“若是我如实说,你会放过我?”

姬透淡声道:“看情况。”这看情况根本就不准备放过他们,仙盗老大自然明白,特别是看到这几人身上的衣服,想起玄苍界观云宗的那群剑修的行事风格。

那就是一群剑疯子,嫉恶如仇,听说遇到仙盗,从来都不会讨价还价,杀了了事。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