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章节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没有了

第148章 哀乐班子的临近(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第章哀乐班子的临近「早知道不进入就好了。」方圆深吸一口气道。「不进入房间,根本看不到手拿锣的黑色鬼影,更别提解决声音了,只有先进入房间,通过进入房间这个媒介,看到鬼的存在,然后离开房间,使用手段将其解决。」陆安道。「看似简单,实则凶险异常,如果我一个人面对刚刚那个锣声,恐怕就被困死在那个房间里了。」方圆心有余悸。「得亏我的中山装给力。」叶真拍了拍身上的中山装。「一楼的那些人没有异常,灵堂没有异常,看来有情况的是三楼的这些房间,我们去其他房间看看。」陆安道。来到从左往右第五个房间,陆安用手推了推房门,发现纹丝不动,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一旁的叶真已经举起了沙包大的拳头,砰的一声,房间门应声而碎,只是里面没有丝毫异常,哪怕三人走入其中,也没有任何灵异力量的出现。「看样子只有那两个房间,这异常还在接受的范围之内,还是回去接着打牌吧。」叶真道。「也只能这样了。」陆安没有反驳。三人下了楼,返回了房间,接着斗地主。竖日清晨。楼下传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些夜里消失的人都又出现了,这次那个管家男人并没有上来,三人倒也是乐得清净。有画笔能够画出食物和饮用水,三人的日子过得很滋润,如果一直这样平静的过完三天就好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时间来到了临近午时,管家男人上了楼,「陆楼主,时辰不早了,该唱戏了。」「我这就去准备准备,你先下去吧。」陆安道。事实上,根本没有准备的必要,在管家男人走了之后,陆安就沟通了戏楼。虽然无法完整的控制戏台子和那个黑脸戏鬼,但在戏楼任务上他们都没有掉链子。之前的空地上出现了戏台子,三十六只戏子鬼就在戏台子上,它们朝着主家的方向一鞠躬,随后消失不见。「走吧,走吧,接着斗地主。」方圆道。「就不能玩点别的吗?我都打吐了。」叶真道。「你会麻将吗?」陆安道。「请叫我雀神,好吧?」叶真背手一副高人做派。「可我们只有三个人,怎么打麻将?」方圆提出质疑。「谁说只有三个人,我这就给你变出来一个人,先进屋。」陆安道。三人回到房间,并不理会门外已经开始的咿咿呀呀的唱戏声。一个白色纸人出现在屋子里,陆安操控着鬼戏裹挟着彭芳的意识,进入了这个白色纸人内。在鬼戏的影响下,加上陆安对纸人进行限制,白色纸人自己动了起来。「有点别扭。」彭芳道。「毕竟是纸人的身体很正常,在你的脑海中,我留了一段鬼戏,来避免发生意外的可能。」陆安道。「来,开始,开始。」叶真迫不及待。「我先画一幅麻将,别的不说,真的浪费。」陆安道。很快,一副完整的麻将就出现在桌子上。时间到了未时,门外咿咿呀呀的唱戏声消失了,房间里传来哗哗啦啦的洗麻将的声音。天色逐渐擦黑,四人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在忘我的状态下,一段凄凉的二胡声,夹杂着另外一种乐器传到了房间里。这二胡的声音蕴含着灵异力量,影响着几人的情绪。「看来真的是晚上才会出现灵异。」叶真道。「不如就先不管了?昨天晚上差点没了。」方圆道。「不行,这是一种递进,我们不去处理,这乐器声音的灵异影响会越来越大,直到我们也受到影响。」陆安道。「我先将你收回脑海吧,这种声音上的灵异比较针对意识。」陆安没等彭芳说什么,就直接将意识拉回,白色纸人也已经收回。三人顺着楼梯快步来到了三楼,之前叶真用力破坏的房门已经被灵异修复。这次依旧是两种乐器的声音,在两个房间内,从左往右,第四个房间,第五个房间。「先去第五个房间吧。」陆安走了过去,推开了第五个房间的门。跟昨天晚上的情况差不多,在没有进入房间之前,里面是空空如也看不到鬼的影子。鬼域甚至都无法进入这个房间。「不如一个人进去,让鬼出现,剩下的两个人尝试解决那只鬼。」方圆提议道。「不太行,没有进入房间,就算看到了鬼,可能也无法尝

试解决,没有媒介,看似在屋子里,实则屋子里什么也没有,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先让我去试探试探。」陆安道。迈进房间里,一个朦朦胧胧的黑色鬼影出现,跟之前不同的是,这只鬼坐着三分之一的凳子,坐的笔直,肩膀向前倾着。二胡的琴筒放在大腿根部,沿着坐下来后形成的曲折放置着。琴杆离黑色鬼影的眼睛有两个拳头的距离。陆安看到的第一眼,只觉得规范,二胡在他手上,没有任何失误的地方。二胡声悠长,充满了哀怨,苍凉。陆安的情绪受到了影响,原本的想法消失不见,变得心无旁骛,这一刻,他似乎就是一名普通的观众。一曲结束,陆安恢复了行动,他刚想有所动作,身体如同不受掌握一般,瘫软在了地上。片刻的功夫就恢复了,陆安现在的状态有些特殊,他来到三层小楼,是以鬼戏状态来的。与其说彭芳在他的脑海中,倒不如说彭芳在他的身体内。鬼是无法被杀死的,这一刻,拉着二胡的鬼逻辑冲突了。原本这一曲拉完,进入这个房间,听完这首曲子的人是必死的。可是陆安没有死,他本身就是一只鬼,如果他是带着身体进入这个房间,身体死去,那么逻辑也不会冲突。悠长的二胡音戛然而止,房间里的鬼快速消失。陆安从这个房间里退了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叶真好奇道。「鬼陷入了逻辑冲突,正常情况下鬼会陷入死机,而这个有些不一样,而是直接消失了。」陆安道。「怎么做到的逻辑冲突?」方圆问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推测,这些拿着乐器的鬼并不存在于这个地方,或者说,这些鬼在别的时间段入侵进入这个时间段,所以无论是鬼的能力还是恐怖级别,都大大削弱。」「也正是因为这种削弱,你们才没有受到影响,鬼杀人的媒介多了一种。需要进入那个房间,听完整首二胡,会受到必死的诅咒。」「所以在正常情况下,只需要听完整首二胡就会受到必死的诅咒。」陆安道。「所以这些都不是杀机,如果这些鬼入侵到了这个时间段,那么我们将会面对数只恐怖级别极高的厉鬼。」方圆语气颤抖。「看样子是这样,果然,戏楼的这次管理者任务不会那么简单。」陆安道。「还是先解决另一个房间里的乐器声音吧。」叶真指了指从左到右第四个房间道。「这声音似乎是笙,一种民间殡葬用的乐器,加上昨天晚上的碰钟和锣,还有刚刚解决的二胡,他们都是民间殡葬用的乐器。」「笙是什么?」方圆问道。「笙由笙簧、笙苗和笙斗三部分构成,民间丧葬常用的一种乐器,甚至要比昨天晚上的那两种乐器常见的多。」陆安道。「这次就由我叶某人打先锋,总不能老让你出风头。」叶真拍了拍胸脯,大步推开了第四间房间的门。叶真迈入房间,在屋子中央,出现了那个朦胧的黑色鬼影,黑色鬼影笔直站着,看上去足有一米九多,双手举着乐器笙,吹奏口放在嘴上。笙听起来清越、高雅,音质柔和,单独吹奏并没有太大的亮点,只有和其他的乐器组合,才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叶真此时已经拔出了腰间的佩剑,而那个黑色鬼影目光看到了配剑,触发了必死的杀人规律,不可视。就在叶真一脸懵逼的情况下,黑色鬼影消失不见,房间里的声音也同样消失不见。「就这!」叶真有些郁闷地走出了房间。「这很正常,笙的作用就是协调,单个自然不够强,就如同武器的枢纽,没有它就无法组装成功,但他单个却没有什么杀伤力。」陆安道。「接下来做什么?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我们也已经推测出最后的杀机。」方圆道。「就算推测出来又能如何?两者不在同一个时间段,而这次的戏楼任务明显就是要等待那些乐器鬼的出现。」陆安道。「得嘞,接着下楼玩牌吧。」叶真道。回到房间,陆安用之前的方式将彭芳的意识放入白色纸人内,新一轮的搓麻将开始了。慢慢的天色放亮,时间来到了第三天的早上,一切的伪装似乎都已经消失了。一楼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就连那个灵堂都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一楼空荡荡的,不见任何鬼

影。「这跟明示有什么区别,就让我们等着危机到来呗。」方圆苦笑了一声。「目前已知,锣声拥有压制的能力,碰钟是一种杀人诅咒,触发的媒介就是碰钟的声音,与此同时,耳朵会流出鲜血。笙是协调性,看上去并不具备其他的能力。还有二胡,一曲落下会触发必死的诅咒,二胡的必死诅咒很强,要比碰钟强的多,不过碰钟的杀人媒介明显简单许多。」陆安将目前得到的信息整理了一番。「或许还有别的,并不止这四种,前两次每天两种,那么这最后一天可能也是出现两种。」叶真道。「常见的民间丧葬乐器,剩下的还有唢呐,还有钹,我觉得这两个可能性更高,算是比较常用的。」陆安道。「所以最终我们将会面对六只鬼吗?」方圆道。「虽然可能是六只鬼,但恐怖级别肯定远超六只鬼,笙的存在就是协调,提升其他五支乐器鬼的能力,以及相互之间的配合,甚至是灵异之间的影响。」「从某种程度上就类似于戏子鬼,六只乐器鬼相互配合,相互影响下,根本无法想象其恐怖程度。」陆安道。「这不才有挑战性嘛?」叶真道。「你的替死鬼就算b,在面对这叠加的灵异,仅仅是他们这几种能力的叠加,就已经够头疼了。」陆安道。「那他们六只戏子鬼的恐怖级别是否达到了三十六只戏子鬼的地步?」彭芳道。陆安的眼睛不由得一亮,这可能就是生路所在,一楼的灵堂,还有那些人的消失,似乎就是在告诉他,将唱戏的时间延后,去抵挡六只乐器鬼。「对了,陆哥,既然鬼之间存在拼图,那么你的第三只鬼丧鬼,能否吸收了乐器鬼,毕竟这些都是哀乐乐器,跟丧是有关联的,既然黑白纸人可以,没有理由这些乐器鬼不可以。」方圆道。「我考虑过,可能是因为处于不同的时间段,我并没有感受到丧鬼的躁动,可能性虽然不小,但也要撑住这些乐器鬼的袭击再说。」陆安道。「那我们现在就等着那些乐器鬼来到这个时间段吗?」方圆道。「还是可以准备准备的,至少提高戏子鬼对抗这些乐器鬼的可能,我对于戏台子和戏子鬼的掌握并不完美,可能会有差池。」陆安从鬼域空间内取出了画笔,以及一瓶还未使用的染料。下到一楼,陆安在空旷的地方开始绘画。花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那瓶染料已经用尽,陆安勾勒出了一片巨大的坟场,地面上却没有丝毫痕迹。「这就可以了嘛?」彭芳疑惑开口。「可以了,这手段足以困住队长,无非就是困住的时间长短,染料的灵异并非无穷无尽,如此,也可以试探出这些乐器鬼的恐怖程度。」陆安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能够困住队长,真的假的?」叶真不可思议。「我曾经就被困住过,如果不是那个使用画笔的人能力不够,加上染料不多了,也不会被我找到机会将其团灭。」陆安道。「你的好东西真是不少,不过这是不对的,我叶某人一剑足矣。」叶真摆了个。「彭姐,给你两个稻草人,就算有了应对的方案,也可能会被波及到,陆哥和叶哥都是猛人,他们不需要。」方圆从怀里掏出两个纸人,递给了纸人状态下的彭芳。「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是可以直接消失返回鬼域中的,多两个稻草人能够让你活着的几率多些。」彭芳道。「行吧。」方圆当即收回了稻草人。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